永利棋牌游戏官网打造企业家话语权最大新媒体门户传播平台永利棋牌游戏官网为广大网民提供绿色安全的游戏下载便捷通道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龙如山令>冥界之花1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永利棋牌游戏官网

小说:龙如山令 作者:ZHYWZD 更新时间:2019/10/21 20:57:00

“我两人看似不经意的出手,令对手多少有些吃惊。不过,这在我俩看来,却又有太多的不正常。既然他们是有备而来,想必也知道我俩不是随便几个无名之辈就可以轻易对付的,而弄几个没有什么能耐的草莽之辈来不疼不痒的骚扰一番,无异于打草惊蛇而已。凭经验,大头肯定隐藏在后面。”

“精心准备的一击不凑效,显然让眼前的诸人很不服气。短暂的僵持很快被打破,他们采取群起而攻之的战术,分别围住我俩,进行攻击。对手来历不明,意图也不甚明了,更加之武功不及,所以我俩出手时,尽量比较保守,既要打败之,又要让他们知难而退口服心服,要想达到这个效果,对付一帮亡命之徒,确实有一定难度。双方你来我往十几个回合过后,对方手中的兵刃已基本被我俩打落地上,而且几乎每个人的衣服上都被我俩的刀划有明显的破损痕迹。

那一帮人毫无疑问再度惊讶不已。局面再度出现僵持。而雪下的越来越大,那些被打落在地的刀枪,很快就与积雪融合在一起,被覆盖看不见,这帮人也不去捡拾。彼此双方的各自人员,也都在僵持中变成雪人一般。”

“久耗下去无益。我抖抖身上的积雪,大气地豪声说道‘各位道上的朋友,咱们无冤无仇,在此耗下去也无多大的意义。虽然人各为其主,但稀里糊涂丢命也是极为不划算的。今遭承蒙各位好汉承认,我俩在此谢过。如此极寒的天气,都回各家烤火吃酒去罢。就此别过。’我俩希望对手就是这点身手的人员,再不要节外生枝。”

“显然,对方那几个人很不服气,然而又慑于技不如人,只能发泄般抖落身上的积雪,看着我俩上马不紧不慢的的离去。我俩边走边想,今天的遭遇太过平淡无奇,根本谈不上有惊无险。需要引起重视的则是,我俩此番离京,消息并没有扩散,带有相当保密的成分,却在这相当边缘的府城被人盯梢,拦截,却非同小可。难道,多年以来的秘密被人知道,也知道我俩此遭的秘密出京另有目的,而故意放任自流,然后沿途跟踪拦截?然而事已至此,就是回头只怕也已经来不及,只能硬着头皮一条路走到黑。所以,我俩权衡再三之后,决定按照原来商议的步骤行事。”

“风雪天气,地图上的有关参照景物变的模糊起来。还是因为天气原因,路上也遇不到一个可以问问路径的行人,无奈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小心翼翼提醒不要走错路。如此行走到下午天气,看见前面有一个集镇,我俩决定去集镇上吃饭休息,顺便问问路。离集镇还有数十丈距离的时候,突然听见胡千户‘哎呀’一声,然后整个人几乎摔落马下。我有几分纳闷,赶紧问道‘胡千户,你怎么了?’只听见胡千户带着几分痛苦说道‘不好,快看看我的后背,好像被什么暗器击中。’我大吃一惊,赶紧下马,将胡千户扶下马来,看看他的后背,只见一支普通飞镖,插在胡千户背部右侧靠近边缘的部位。倘若那飞镖稍稍向左一点,那可能就是直接插进后心窝,凶多吉少。我赶紧问胡千户伤的怎么样?”

“胡千户痛苦地说道,暗器上面好像有剧毒!我闻之吃惊不小,如此荒僻之地,人地生疏,万一果真中的是较为罕见的剧毒,那将如何是好?眼下这天寒地冻的冰雪之地,也不能立即为胡千户脱衣解毒。我只能不无遗憾地劝慰胡千户,让他在坚持忍耐片刻,前面就是集镇,待进驻旅馆之后,在进行疗伤。眼下所处的环境,胡千户也没有好的办法,只能按照我的意见行事。”

“集镇不大,但客栈还是有的。集镇上没有官方机构,我俩也懒得去找基层的小官吏,仅仅咨询街道边开门的店铺人员,打听到集镇上最好的客栈是‘迎宾客栈’。集镇不大,也不难找,我俩很快顺利入住‘迎宾客栈’。顾不上喝茶暖身吃饭,在客房里服侍胡千户背部向上躺下,脱下他的棉衣内衣之后,只见那飞镖周围的一大片皮肉,已经变成酱紫色,而且周边的皮肉,也正在或者即将变成酱紫色。我用热水浸湿毛巾,先轻轻擦拭伤口周边,再拿出随身携带的锦衣卫专用的秘制的解毒药,在伤口周边均匀涂抹,然后才吩咐胡千户忍住,我用极为轻柔的手法,一点点地从胡千户伤口里拔出飞镖。”

“将胡千户的伤口处理好之后,我俩才详细研究这支害人不浅的飞镖。只不过,这支飞镖太过于普通,任何人想要都可以制造或者购买。诡异的是:当时这飞镖是从哪个角度打出来的?以我与胡千户辨识暗器的极高功夫,以及前面刚刚进行过一场打斗,整个身心尚处在高度警惕之中,却未能发现这支袭击的击中胡千户的飞镖是何人发射?发射这飞镖之人又隐藏在何处?明明是两人同行,为何只袭击其中一人?而且飞镖所喂之毒,也并非见血封喉索命的那种剧毒!就是飞镖所要击中的部位,似乎都经过精心计算,有意避开一击致命的结果出现!”

“虽百思不得其解袭击者的目的,用意,但摆在眼前的事实却很明了,那就是越接近目的地,那些隐藏的深藏不露的隐秘对手,开始显山露水。我俩此行的目的,行踪,只怕早已被人掌握,并且提前做过布局。我俩最近几天每到一处,对手都能了若指掌并作出布置。既然我俩这次出行的真正目的已经被不知名对手掌握,那是否要适时歇手,暂却执行给衙门提督承诺的任务。如今天下不太平,随便哪里都能查获查出大把的‘逆党’,完成所谓任务的既定目标轻而易举。”

“然而,思之再三,我俩觉得已经深入目的地,离所要到达的目标、所要见识的人,已经近在咫尺,断然不可功亏一篑。再者,对手如果知道我俩的肩负的另一项秘密使命,是否已经抢先动手?有意拦截拖延我俩的时间,是否另有所图?太多的疑问和不甘心,我俩决定按照老规矩来,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更何况,如果有幸见到师太医安然无恙,那最好不过了。同时胡千户所中剧毒,也基本有救也。所以,胡千户留在房间疗伤,我到店里找到老板与店小二,详细打听师太医隐身之所的路径,地名。在店里打听到的路径不放心,还找个理由冒着风雪到外面找到路人进行过一番打听。种种准备之后,心里有几分底。因为行踪已经暴露并被人监视,也就不再刻意遮遮掩掩,原本有的忌讳也就少了许多。”

“次日,预想中的雪后放晴的天气没有丝毫踪影,依然是漫天风雪飞舞,天寒地冻。顾不得许多,我俩早早出门,骑着马按照打听好的路线行进。为监测有无跟踪人员,我俩特意往相反方向走出不远的距离。由于天气原因,能见度低,地上的脚印等行踪很容易被冰雪覆盖,遮掩。就是有人跟踪,也极易隐藏。遭遇如此天气,我倆也只能自认晦气,硬着头皮按照打听到的路径向师太医您的庄园而来。来到您庄园的一些情形,这里就不在一一累述。”

师太医沉吟良久,方才捋捋胡须,摇头晃脑地说道:“如此说来,此地真的不宜久留!恐怕已经等不到明天,就得付诸行动。夜长梦多,很多事情,就是在抱着侥幸心理的等一等中错失机会。如此极端严寒的风雪天气,虽然对我们的撤离行动不利,但对手同样如此,也不会比我们方便到哪里去。不行,我得与内人好好商议一番。两位请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师太医随即出门而去。这不容商量的语气与安排,张、胡两位千户唯有听从的份,而且也不便跟过去。好在屋里非常暖和,还有烫烫的茶水酒水可以冲抵外面的极寒天气,倒也乐哉悠哉暂时享受一二。胡千户的镖毒伤,经过师太医一番诊治,似乎好转的很快,已经没有先时的剧烈疼痛,那些原本呈扩散趋势的镖毒,逐渐开始萎缩,相信要不了几天,胡千户的镖毒伤就可痊愈。

约摸等候将近一个多时辰,师太医方才满身风雪进屋来。张、胡两位千户见他一脸严肃,也不便多问。三人围坐在炉火前,象征性地品茶品酒,磕着瓜子花生,漫无边际地聊着家常,以及眼下朝廷局势,见闻等等。如此这般,时间在沉闷中缓缓流逝,不知不觉已到晚饭时分。师太医此时似乎方才大梦初醒一般,起身说道:“不好意思,两位千户大人,请随我去那边厢房用晚餐。”

“那边厢房”其实就是餐厅。两人已经来此吃过饭,因此已经有几分熟悉。在往餐厅的几十步路程中,两位千户感觉到有点不同寻常。究竟哪些方面起了变化,导致不同寻常呢?他俩只是觉得异常的冷清,不单单是天气的原因。饭点,餐厅和厨房周围为何变得异常冷清?往往孩子们在吃饭的时间是比较活跃的,此刻却鸦雀无声,只有他们三人踏雪的吱嘎声,以及风雪飞舞的肆虐之声。

待到进入餐厅,不停寻常的感觉在两位千户大人的心中愈加明显。午饭时几个人往来上菜斟酒斟茶,此时却仅仅见到一位上了年纪的老者跑出跑进的伺候。而那边原本孩子们就餐的餐桌,空空如也!难道他们去别处吃饭?或者已经吃过饭?但也不至于如此冷清,寂静吧?要知道,百分之九十九的孩子在大雪纷飞的积雪天气里,玩雪嬉闹之类都比较活跃的。

胡千户关心地问道:“请问师太医,尊夫人以及一帮孩子们呢?怎么不见来用餐?如果偌大的餐厅因为我俩而大半闲置,那可真是莫大的浪费与罪过,我俩心中真是过意不去。”

师太医摆摆手说道:“两位千户大人切勿想的过多。吃饱吃好,好好养精蓄锐才是王道。依照目前的态势,很难保证本庄园今晚不出现个别不速之客。万一有意外情况出现,届时还要有劳两位千户大人予以多多关照。倘若平安无事到天明,那情况又有所不同。不过请两位千户大人放心,诸多事项我已经做出妥善安排,料定那些泛泛之辈也不敢轻易前来打扰本庄园的清修与宁静。”

很明显,师太医那会出去,可能已经做出相关布置。此刻既然不愿意公开明说,张、胡两位千户也不便多问,默默地吃饭,喝酒。因为彼此心中都有事,所谓心怀鬼胎是也。所以一顿晚饭吃的索然无味,匆匆结束不错的饭局。

极端天气,尽管已经到掌灯时分,因为有满世界白雪的映衬反光,能见度反而不算太低。吃罢晚饭的三人,返回休息的暖房。途中张、胡两位千户,特意多瞄了几眼路过的庄园房间,发现大多数房间都掌着灯。

接下来难免又落入俗套,师太医陪着喝茶聊天,如此这般又消磨掉约一个时辰的光阴,睡觉时间不可避免地来临。那会儿在餐厅服侍的那老者敲门进来,先向师太医请安之后,再对着两位千户大人拱手作揖道:“两位,请随我到厢房休息。”

胡千户没有起身,屁股原地略微动动说道:“老哥请先回去休息。我们三还有些话要说。”

张千户也附和着说道:“胡千户说的没错。我们三兄弟已经很久未曾谋面,今遭机会十分难得,恐怕要做彻夜长谈。老哥请回吧。”

师太医捋捋胡须说道:“两位千户大人远道而来,可谓历经波折,鞍马劳顿,理应早点休息。但既然不辞劳苦有意陪本庄主彻夜闲聊,那盛情难却,老夫欣然接受。李贵,你自个儿去休息就是,这里不用再操心。”

那位叫“李贵”的老者唯唯诺诺两声,躬身退出屋外。

于是乎,师太医,张、胡两位千户,重整茶盏,又开始闲聊起来。可能是由于始终不再见到师张氏以及那几个孩子,还有庄园的其他人员,张、胡两位千户心里装着极大的问号。

漫无边际闲聊一阵,张千户忍不住道出心中疑惑,说道:“师太医,咱们不是外人,先前您也知道,危险正一步步临近庄园,难么,您的家人,以及庄园里的仆从等,明天将作何安排?这鬼天气,真不是时候。”

师太医不紧不慢品着茶说道:“谢谢两位千户大人的关心。两位所担心的事情,其实我已经做出周密的安排。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此时我的夫人与一帮孩子们,已经离开府城地面,到达相应安全的地方。今晚,明天,还得劳烦两位陪老夫上演一番空城计。想来两位不会介意吧?”

“原来如此。真不愧是老谋深算的智多星呀!连我俩都刻意封锁消息。做的好。佩服。佩服。”张千户欠身抱拳说道。

“张千户兄弟,此言差矣。并非老夫有意在两位千户大人面前封锁消息,而是考虑到两位千户大人远道而来,胡千户还为此遭人暗算,老夫心里愧疚的很,所以只能尽可能安排两位千户大人休息好。一些细枝末节的诸般杂事,就没有惊扰两位。另外,不好意思说的是,这庄园里外事项,一般都是夫人打理安排,我仅仅是个甩手掌柜而已,另外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教书先生。”师太医诚恳地说道。

张、胡两位千户正要搭话,忽然间紧闭的屋门突兀打开,一股风雪和极寒空气瞬间涌进屋里来。锁门的门栓、插销,都是极粗极结实的木材制作的,这风雪能将其吹开,端的近乎不可思议。

遭遇如此诡异的一幕,却见得师太医端坐椅子上悠然品茶,大有“泰山崩于眼前而不惊”的极高定力。张千户起身准备去关门,边走边忍不住说道:“这鬼天气,邪门的很。”

然后他准备重新关门。师太医放下手中茶盏,摆摆手说道:“张千户请稍安勿躁。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咱们的朋友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现在终于忍耐不住,要露庐山真面目也。”

师太医对着门口大声吆喝道:“门外的朋友,快请进来暖和下身子,喝杯热茶热酒。如果还没有吃晚饭的话,老夫可以立即安排。”

良久没有回应。张千户尴尬地立在门边五步距离内,不知道如何是好。门就那样敞开着,任凭风雪往屋内灌。

18

冥界之花1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永利线上棋牌永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