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棋牌游戏官网打造企业家话语权最大新媒体门户传播平台永利棋牌游戏官网为广大网民提供绿色安全的游戏下载便捷通道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风起兮云飞扬>大风起兮云飞扬(中部)七十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永利棋牌游戏官网

小说:大风起兮云飞扬 作者:赵王 更新时间:2019/10/21 20:33:00

果然如灌婴所说,灌婴所部不但在垓下轻易降伏项羽士兵两千人,尽得其将吏,而且在项羽死后,灌婴领命渡江,所向无敌,很快便破吴郡,平定楚地,还定淮北;与此同时,周勃东定楚地泗水、东海郡,伐得二十二县。

四海尽服,楚地尽皆归降于汉——自然也有不服的,比如临江王共尉。

共尉已是第二代临江王了,第一代临江王是他的父亲共敖。当年共敖之所以被项羽封为临江王,是因为他攻取南郡时建功卓越,所以项羽在进了咸阳后,便将原本属于秦嬴的南郡之地封给了共敖,治都江陵。共敖凭着战功得了南郡为王,心里很知足,心里是计较着安守本份,传国承代的。所以,刚刚登上王位不久后,项羽密令他、衡山王吴芮和九江王英布击杀义帝熊心的时候,为了站稳根基,便奉了项羽之命。后来楚汉相争,两方打得不可开交,共尉明哲保身,蜷于江陵,简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一意只想保住他的南郡之地,当他的临江王。两年前,大限将至的共敖将儿子共尉叫到卧榻旁,千盯万瞩,让他在乱世中沉住气,保住实力,无论如何不要搅进楚汉相争的浑水之中,然后便永远闭上了眼。共敖死后,共尉继承了临江王的王位,谨守共敖生前的教诲,蛰伏于江陵,中立于陷于对峙、难分胜负的楚汉两方之外,过着自己“太平”的日子。

然而,这“太平”和中立始终不由他父子筹谋说得算,两年后,项羽在垓下战败,逃至乌江,一命呜呼。项羽死后,刘邦立刻派人通传天下,命所有楚军残余力量放弃抵抗,向他投降。两代临江王虽然都没有参与楚汉争霸,但是项羽死后,共尉却无论如何不肯向刘邦投降称臣。于是,刘邦便派出刘贾率九江兵马与太尉卢绾一同前去讨伐共尉。

虽然共敖、共尉父子两代临江王遗世独立于楚汉两雄的争霸战外长达五年之久,国力和军事实力都得以保存,无奈土地猵狭,兵力和人口都有限,没抵抗多久便告失败,共尉也被汉军所俘虏。

天下都已收入自己的囊中,最后只剩下鲁地说什么也不肯向刘邦、向汉军投降。

刘邦生气得很,怒道:“天下都膺服于我,鲁地独固守不肯降服,必须假以颜色!”

张良看得出来,刘邦是真的很生气,但是张良说道:“大王稍安勿躁,对鲁地不能强行用武力硬来。”

听了张良的话,刘邦不同意地说道:“不服就打到它服!这还有什么可说的!共尉他也口口声声不投降,如今怎么样?还不是打输了就被绑了来!”

张良见刘邦一味要用强,解释说道:“不一样。鲁地乃周公当年的封地,后来虽然被楚国所灭,但其地始终谨守周礼,当地之人好为其主死节义之风长盛不衰。当初怀王封项羽为鲁公,所以项羽虽死,他们信守周礼不肯向大王投降。”

张良本是向刘邦解释何以鲁地不肯投降的历史原因,但这话刘邦听了愈加生气。刘邦说道:“枉鲁地向慕周公遗风,为一个好战滥杀之人守节义,难道要我效仿项羽,也来个屠城,他们才肯降吗?”

刘邦一向不赞成屠城,但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张良知道那是因为天下四方如今都清静了,就剩鲁地这么一块啃不下来的硬骨头,刘邦急着平定这最后一块还不属于他的土地。于是张良安慰刘邦说道:“大王用不着这样生气。项王生前屡屡屠城,民怨沸腾于耳。大王何必蹈项王之后辙!依我看,大王只须盛项王之头,传示鲁人,鲁地便可不战而降矣!”

刘邦本也是急于求成,方才说出屠城的话,听了张良的办法,刘邦笑道:“果如子房所言,我便将项羽葬在鲁地又如何?”

张良点头说道:“如此也甚好。项王一生好战恃功,到最后只有鲁人没有背叛他,让他安息于鲁地,也算给他这一生最后一点安慰。”

张良的项羽的称呼,刘邦听得刺耳,刘邦说道:“子房,你为人太过谦逊,称呼人从不稍加松懈。如今项羽已死,你还是一口一个项王地叫着。我虽愿意成全他,把他葬在鲁地,但却要褫夺他的王号,尊礼怀王,以鲁公之礼葬之。”

张良对刘邦对他的批评没作回应,只点头说道:“如此甚合大王出关伐楚时的口号,也算全了大王对怀王之忠,让天下人都知道大王信守了当日讨伐项王时所作的承诺。”

商量已定,刘邦命人封项羽之头传示鲁人,鲁人见了“鲁公”项羽的头颅,这才信定“鲁公”已死,放弃了抵抗,投降刘汉。

鲁地投降,天下尽归于刘邦,刘邦心中大喜如狂。他记着之前自己说过的话,才叫人找最好的缝缀匠把项羽的四分五裂的尸身与头颅缝缀在一处,然后为项羽举丧下葬。

刘邦对张良说道:“项羽生前爱个排场,如今他已死了这么长时间了,招魂、迁尸这些都免了,就从楔齿、缀足、设奠、帷堂、沐浴、饭含这些做起吧;铭你来写,小殓之日你主持,大殓之日我亲自去哭他三声。剩下的殡礼和设奠之类,他族人也不在,祖庙也不在这里,能省则省,不能省的你看着张罗,最后把他葬在谷城。”

想了想,刘邦又补充说道:“用乐,我记得他以前说过,他家里从前便设乐,他做了楚王后,想必更讲究,这个咱们成全他。”

张良答应着说道:“放心,我一定为大王把鲁公的后事办好。”

刘邦点点头,起身要走,突然想起什么,扭头问道:“那个虞姬怎么样了?”

张良答道:“听说一直闷闷不乐的,叫人传话说希望大王能放她走。”

刘邦想了想,说道:“听说她没有子嗣,把她送去织室吧。”

张良说道:“大王不想放她走?”

刘邦答道:“虞美人之名诸侯也是人人皆知的,这样的美人怎么好放她去乡野间枯萎。”

听了刘邦的话,张良顿了顿,说道:“听说鲁公夜奔之前,虞姬在旁侍酒,有歌唱和鲁公,我把投降的人叫来问了,她歌中已有死意。”

刘邦眼珠一翻,问道:“她唱了什么?”

于是张良将虞姬“太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云云对刘邦说了,刘邦听了之后捋了捋胡子,说道:“话说得挺刚烈,实际不还好好活着呢吗?就叫人送到织室去吧!”

项羽大殓之日,刘邦果然亲自到场。

虽然仓促,但张良准备得不错。项家的人,除了项伯,项他等其他十几个项家的人都在。见到项伯,刘邦心中感慨,当日若非项伯顾念张良,自己恐怕便死在鸿门了——这样算下来,项羽之死竟然和项伯当日的作为脱不了干系了,如此看起来,项家这么多人,项伯最是心慈仁义。如今项羽已死,很快他那支离破碎的尸身便要埋入黄泉,刘邦这才突然觉得原来项羽是个可怜人,一辈子只知道打打杀杀,真心实意跟着他的兄弟也没几个,虽然早早娶妻但偏偏儿子也没生下一个便死了——像张良所说,身无尺寸之地挣下一份功业,最后也成了一场空,才三十一岁就死了。这个躺在棺中之人,如横空出世,暴得大名,短短几年间成就大业,一个月前还与自己在广武相持不下,然后突然便死了。

刘邦不是没有想过,很多很多次,他一个人的时候、睡觉的时候,忍不住想到争到最后,项羽把他给杀了——每每想到这样的情景,刘邦的心中无时不惊恐难制,他怕死。刘邦也不是没有想过,项羽被自己给杀了,但想着想着便觉得可能性也许不大。在刘邦心目中,项羽是能驱逐虎豹熊罴的战神;可是,刘邦又存着野心,怀抱着希望——他有一群出生入死的兄弟,有帮他出谋划策、招览英才的智囊团,有韩信(2)、曹参、周勃、郦商、英布、彭越……一大群能打仗、会打仗的大将,这些人都是刘邦心中不断怂恿他挑战项羽的底气。刘邦知道自己的野心在见识过这个世界后,膨胀得很快,压都压不下去。被人蜂拥着、奉承着,自己一声令下可以号召千军万马、左右无数人的命运,吃天下的粟谷,睡天下的美人,耗用天下的金钱宝货,那样的感觉实在太好了,所以值得用生命去冒险——泗水流金的日子虽然年轻、身体好,但那时的生活是再也过不了、不想过了!

如今好了,项羽死了,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称得上障碍的人了。刘邦明明白白地知道,天下是自己的了。

看着为项羽缞服哀临的项氏人等,刘邦内心豁然喜悦。这些人统统不足为虑——只项羽一个人便用尽了项氏的光华和灵气;最可喜的是项羽竟然没有儿子,断不会出现田齐的韭菜割不完的情况。想到这里,刘邦突然想起自己早早死去的兄长刘伯——当年的日子过得真是苦,哪吃过什么好东西,用过什么好物件,睡过什么好屋宇啊!如今自己已尽得天下,可惜兄长死得太早,根本没有机会见到自己今日的风光,更别提和自己一起共享这天下的繁华和滔天的权势了。

思及此处,刘邦在项羽的丧礼上洒下几滴泪来。

办完项羽的丧事,刘邦和张良商量说道:“项羽已经入土了,项氏那些人,别的人不说,项伯肯定是要好好养着的,毕竟他当年救了我一命。”

张良点点头,说道:“鲁公一死,项氏肯定人人内心恐惧,大王如能善待项伯,其他人想必便会心安。不过,大王真的信得过项氏的人吗?大王留着他们,不怕他们迟早便要反叛大王,重新扯起项楚的大旗吗?”

张良发问,刘邦便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说道:“当年项梁死后,怀王重用卿子冠军宋义,项羽不服,便矫诏斩杀了宋义自立上将军,项氏其他人不过听命于他而已。一个家族,往往只有一两个人出类拔萃是不行的,项羽一死,项氏便凋零了。如今项氏人人都在猜测自己的命运,我不想像项羽对待秦嬴宗族一样,斩尽杀绝——我总算活了五十多岁了,听说过也亲眼见过很多家族传个两三代也就断了,项羽既然没有子嗣,项氏其他的人,也就不足为惧了。”

说到这里,刘邦突然眼睛一亮,说道:“子房,我有个主意,索性便让项氏的人都改姓刘!连姓氏都改了,他们的后人慢慢也就淡忘了祖宗到底是谁了。”

张良见刘邦说得也有些道理,反正项羽已死,项氏的主心骨便是项伯,项伯又一心与汉为善,想必赐刘姓后,项伯便会教诲全族,保全性命,尽量不招惹是非,安静过日子。想到这里,张良说道:“大王的主意甚好。”

刘邦见张良也同意自己的想法,便说道:“那便将项伯封到彻侯之列吧,给他留点面子,让他除了在封邑里收收田租,也能管管事——毕竟他在西楚是左尹,这也算是我对他当日救我于鸿门的一点报答吧。”

张良听了心中也是一喜,认真地说道:“臣与项伯本就有交情,大王这样安排,臣替他在这里谢过大王了。”

刘邦点了点头,接说道:“项氏人多,只封项伯一人可能不够,容我再想想,捡重要的慢慢再封几个,你有空时也记着帮我想想。”

张良说道:“谨遵大王之命。”

项氏的问题解决了,刘邦在屋子里踱着步转了一圈,停下,这才接着对张良说道:“子房,此间事已了,但我还有一个大大的心事,需要你给我出出主意。”

听了刘邦的话,张良慎重问道:“大王是说齐王?”

刘邦沉着嗓子说道:“子房果然懂我。韩信(2)功高,又拥重兵,占着齐地,说实话,我很不放心。这几天我想了很多,开始有点理解当日项羽在咸阳分封天下时的心情了。”

张良说道:“大王这么想,也很正常。既然大王理解鲁公当日分封天下的心情,想必也就想明白鲁公当日为何会迁封六国诸侯了。其实大王大可效仿鲁公,迁封齐王。”

听了张良的话,刘邦诧异地说道:“迁封齐王?当初你们不是说,项羽迁封六国诸侯,才导致诸侯生了反叛之心的嘛。如今你怎么反倒劝我迁封韩信(2)?”

张良笑道:“大王迁封齐王又与鲁公当日迁封魏豹、赵歇、韩广、田市不同。鲁公当日迁封这些人是为了分他们的土地人口建封其他有功之人;而大王迁封齐王,可以将他封于楚,放在淮南王英布旁边——这两个人都能征善战,可以互相牵制,而且韩信(2)本就是楚人,大王迁他做楚王,他一定满心欢喜,到时候大王的忧虑便不足为患了。”

张良这番话,刘邦听了大喜,说道:“子房,真有你的!……不过,韩信(2)手中兵权太大,我还想收回他的兵权!”

张良自然猜到刘邦忌惮韩信(2),一半是因为韩信(2)的功勋太过卓著,另一半便是因为韩信(2)手中的兵力,于是张良献计说道:“齐王现在人在定陶,大王如果真想夺他兵权,就要出其不意,我记得大王当日曾与滕公一大早驰入张王军中,夺张王和齐王二人的印玺、符节,大王不防故伎重施。”

听了张良的计谋,刘邦一拍大腿,说道:“你说得对!也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奇袭,才能得手!”

主意已定,刘邦果然率军南下定陶,出其不意,袭夺了韩信的兵符,将韩信(2)手中的军队全部收回由自己号令。

韩信(2)已是第二次着了刘邦的道,但已经被刘邦得了手,韩信(2)也无可奈何,好在刘邦许诺将他迁封楚地,治都下邳,称楚王,这才稍解了他心中的郁闷。

0

大风起兮云飞扬(中部)七十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永利线上棋牌永利官方网站